故事:和冷淡的丈夫离婚后,我被身价丰厚的帅老板当成宝

2019-10-17 00:14:03

作者:匿名

摘要: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秦慕歌

在机场挣扎了几个小时后,苏佩拨通了他最好的朋友唐·曹保果的电话。

"曹保果,你还有假期吗,你想和我一起出去吗?"

唐·曹保果手里拿着麦克风喊道,“我要疯了。如果我能出去,我会被诅咒的。你为什么突然想去冲浪?”

苏佩沉默了半分钟说:“今天早上,我和许听云约好去民政局签字离婚。我去了民政局,但没有下车。郭果,我跑了。”

唐·曹保果忍不住大喊:“等一下,你说什么?离婚,你呢?”看到同事斜眼看着她,她很快弯下腰去接电话。

苏佩也知道这是唐曹保果的工作时间,但当她从民政局跑到机场时,她捂住心口,像逃犯一样逃跑了。

当她逃到机场时,她知道自己鲁莽,想和某人谈谈。如果她不倾吐自己的情感,她会发疯的。

因此,她迅速简短地告诉唐曹保果,早在一周前,她就签署了丈夫许听云移交的离婚协议。协议是今天办理手续。

许听云的观点是,看到他年轻时意外死亡的同事决心改变他的生活方式,所以他想离婚。

唐·曹保果听到这话不禁破口大骂:“放屁,如果你改变生活方式,你一定要换个老婆吗?我通常认为他是个伪君子,对你温柔体贴,我认为他是个好人。妈的,老娘居然看走眼了。他还有别的女人吗?佩佩,别担心,出去玩得开心。我去看看。”

唐·曹保果的话使苏佩平静下来。

她挂了电话,呆了一会儿,两个小人在她心里说话。

一个人问,“为什么你听到郭果骂他时不那么生气?”

另一个说,“唐果骂了你想说的吗?”

一个说,“你为什么不敢骂自己?这显然是你想说的。”

另一个人说:“哭泣的孩子有牛奶吃,苏佩,你什么时候囚禁自己?你甚至不能表达你的真实想法。你怎么值得爱?显然许听云是如此优秀”

飞机起飞前,苏佩一直疑神疑鬼。在此期间,有人递给她几条纸巾。直到那时,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哭,突然向她道谢,并继续茫然地凝视着。

暑假期间,苏佩在一所中学教书。她有一个长假,所以她去了她最喜欢的古镇。

这是苏佩和许听云一起旅行庆祝他们结婚三周年的地方。

当时,许听云一路安排好了酒店和旅游路线,苏佩只是每天悠闲地跟着它。

尽管在这个安静的古城里有很多商业噪音,但这个相对嘈杂的城市仍然非常令人放松。走在绿色旗帜的街道上,苏培莲迈出了愉快的一步。

当然,也有一些缺陷。苏佩喜欢呆在家里。许听云坚持住星级酒店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。苏佩没有坚持。遇到一些卖珠宝的人,苏佩喜欢想买,许听云悄悄地在耳边指出了一些加工失败的地方。

苏佩失去了兴趣,也没有激怒许听云。

在科学与工程的钢铁直人许听云眼里,他仍然知道自己博学的知识,避免被苏佩欺骗。他从哪里知道女孩子去购物是为了捉弄人,他周围的人现在都在,心情也很好。你认为什么是对的?

在大学里,许听云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术天才,而苏佩是一朵孤独而冷静的学术花。交流之后,他们一起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自己学习,讨论他们读过的书。

苏佩曾经问许听云他喜欢自己什么。

许听云当时回答说,他喜欢苏佩平静、平和、无争议的气氛。我不知道和同龄女孩谈论化妆品要高多少。

苏佩保持沉默。她也喜欢小女孩的兴奋,但是在她母亲的严格教育下,这个活泼的女孩被迫成熟,但她什么也没说。

当她到达大学时,她脱离了母亲的控制。苏佩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经历她错过的所有反叛。她还在学习,加入了俱乐部,参加了兼职锻炼,遇到了一些表达善意的男孩,微笑着感谢他们,只是说,谢谢你喜欢我,对不起,我还有人在等我。

当拒绝的人数逐渐增加时,据说化学系的苏佩比任何人都有更高的眼光。苏佩也没在意,大概在母亲的高压下,无形中也塑造了一颗豁达的心。

不要为难自己,不要和自己竞争,不要被谣言所感动,不能伤害自己,为什么要太在意。

这样的苏佩也吸引了许听云。

许听云没有像其他男孩一样送花和早餐来表示关心和体贴。他属于那种展现自己智慧的人。

在大学里,许听云总是坐在苏佩旁边。他上课认真听讲,课后带苏佩讨论问题。

在实验课上,他的实验室就在苏佩隔壁,但是他总是很自然地走过来告诉苏佩关于安全预防措施的事情。

有一次,就连实验老师也笑着拦住了要出去的许听云:“亲爱的同学们,请再次告诉我们你们刚才和那个女同学分享的预防措施。”

每个人都大笑起来,假装在泳池边小心清洗试管的苏佩忍不住笑了。她抬起头来,看到那个平静而微红的男孩,她的心突然感到柔软。

当许听云再次拉着苏佩讨论这个问题时,苏佩故意回到他身边。

许听云不明白。苏佩看着他,微笑着,直到他脸红。他也问得很近:“许听云,除了和我讨论化学之外,你还有别的问题要问我吗?”

“你为什么每次都坐在我旁边?”他问道。

当时,许听云仍然很矜持。一种深红色从他的脸颊蔓延到耳朵,然后蔓延到他微微出汗的前额。他的心跳加快,让他想做点什么,说点什么。所以技术人员直接抓住苏佩的手,直接放在他的心里,用固定的眼睛看着她。

苏佩感觉到了男孩极快的心跳。这种事情似乎会传染。她的心像只小鹿。

从那以后,两人在一起,约会了四年,结婚了四年。

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决定分居八年。

毕业后,许听云在化学研究所工作,从事合成研究和开发,而苏佩去学校教书。在朋友的眼里,这是一对模范夫妻。

尽管许听云被诚实坦率的风情所迷惑,苏佩却很冷淡,两人都没有抱怨。大多数时候,苏佩听从了许听云的安排,看上去对她标志性的微笑非常满意。

这种平静的幸福被打破了,许听云的同事死于爆炸。在事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感到极度沮丧,回家后很少说话。他只是默默地打扫了一下,然后惊呆了。

偶尔,他会突然问苏佩,一个人生活的目的是什么,怎样生活才不会浪费,不会后悔?

苏佩还没来得及回答,他就补充道,上周他告诉我,他在一次相亲中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女孩,如果他有一段美好的恋情,他不会浪费生命。

苏佩感受到许听云的悲伤,拥抱了他。在苏佩20多年被压抑的青春里,表达和安慰不是她的强项。

当这个男人不知所措的时候,她只是想给许听云一个紧紧的拥抱。

沉默了一周之后,许听云有一天晚上说他会和苏佩好好谈谈。许听云的一本正经让苏佩下意识地觉得大事不是好事。

她静静地听着他,说着苏佩的种种优点和她自己的种种缺点。结论是,他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,变得更武断,想无悔地生活。

苏佩觉得他理解,似乎不理解。平静而温柔,一旦他喜欢她。结婚四年后,两人之间没有大的争议,他们的共识是以后要孩子。

下班后,许听云在书房看书,苏佩在沙发上看电影。丈夫和妻子定期生活。这种生活并不刺激,但是水很长。

唐·曹保果曾经笑着说他们是一对老夫妻。安定下来后,我还说这也是一种被别人羡慕的幸福。

但是现在许听云不想要这种生活。苏佩的身体充满了情感。她想爆炸,握紧手,直到指尖变白。但她最终克制住了自己。她假装镇静地点点头:“好吧,我不介意。没有必要倾斜我的命运,让我们自己去做吧。”

看着假装平静的苏佩,许听云忍不住站起来紧紧抱住苏佩:“佩佩,你不用压抑,你不用压抑,你要说你想说的话,你要怎么骂我,你要说出来。”

苏佩大力挣脱了束缚。既然他就要离婚了,为什么他还这么深情:“许听云,放手,你想要的气氛成熟了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即使没有出轨,没有家庭暴力,没有噪音,离婚仍然是一件非常伤人的事情,许听云知道自己,还是伤害了苏佩,心里愧疚,在离婚协议中,财产分配尽量弥补她。

当苏佩看到73%财产的离婚协议时,他嘲笑它,撕毁它,重新分配50/50,然后签字。还留了一张便条,我们周一上午9点在民政局见。

苏佩周一早上8点到达民政局。她在车里坐了一个半小时,静静地盯着耐心等待的许听云。

许听云不是一个完美的情人。他有轻微的强迫症。他的外套总是浅色的,白色的米饭,白色的象牙,他会为同一件衬衫准备七件衬衫和七条黑色的宽松裤。

我每天都换衣服,但除了黑色,我从不穿裤子。

他非常喜欢清洁。家庭分工是苏佩的拿手好戏。他洗碗洗衣服,几乎一尘不染。他不喜欢苏丽珂佩的化妆和染发,说化学成分有害,所以苏裴毅。

苏佩出去玩的时候从来不在乎住宿,因为如果不能住在合适的酒店,许听云会生气的。一次在重庆旅游,苏佩从晚上10点到12点跟着他,为许听云找一家满意的酒店。

许听云追求完美,一丝不苟,但他也坚守传统,就像他热爱化学实验,一丝不苟一样。记忆中唯一浪漫的安排就是求婚。

他严格执行网民的建议,如花烛、玫瑰和钻戒。会后,他告诉苏佩,这种安排是可变的,不可靠的。苏佩笑得前仰后合,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愚蠢。

甚至丈夫和妻子的生活也是一个严格支付的标准过程,多年来一直保持不变。苏佩不是一个有强烈欲望的人。在她心里,一个男人让她敞开心扉就足够了。

往事历历在目。一旦我进入民政局并签字,这个人就与自己无关了。想到这里,苏佩咬紧牙关,命令主人开车去机场。

苏佩在周庄流浪的第三天,唐果于周六抵达。

朋友见面,自然很开心。苏佩没有提到许听云的任何事情,唐曹保果也默契地不问,两人吃喝,乱翻乱买。其中大部分由唐·曹保果支付。她说在过去的两天里,我姐姐照顾你,你可以买任何你喜欢的东西。

在街上一位姐姐布置的装饰品中,苏佩挑选了一条手绣手帕和一个零钱包。她转向唐果说,“曹保果,看看这个。上次我来这里,我想买这个零钱袋。许听云拦住了我。”

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。苏佩提到了许听云。她说话很自然。

抬眼一看,是最好的朋友悲伤纠结的脸,看着唐曹保果,苏佩反而笑了,第一次没有许听云的旅行,苏佩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滋味。

她认为,婚姻不是生活中的一切,束缚不一定稳定,主要是在自己的心里。

她说,“郭果,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冷静下来了。我习惯于压抑和约束我的性格。我也知道这是我的问题。许听云这么多年什么也没说。我也习惯了自己,不去想这个问题。离婚是我成长的机会!”

唐·曹保果试探性地问道:“你真的不爱他吗?”

苏佩问道:“曹保果,我有时会感到困惑。什么是爱?”

是母亲几十年来的迫害要求,还是许听云的关心体贴?如果是这样,不同的人有什么区别?

苏佩真诚地问,但唐·曹保果答不上来。尽管她知道苏佩的冷酷和压抑的脾气已经铭刻在她母亲的骨子里,唐·曹保果本人也经历过爱情的痛苦,但他根深蒂固的爱情并没有结束。

于是唐·曹保果挥挥手说,“佩佩,不要这么深奥的东西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恢复了欢闹的唐·曹保果,很快消除了苏佩的悲伤,两人兴高采烈地选择了一家好商店,走了进去。和往常一样,唐·曹保果为此付出了代价。用她的话说,被喜欢它的人保留下来总是一件快乐的事情。

朋友们呆了两天,然后连夜飞回工作岗位。苏佩想了想,让她先回去,然后呆了几天。唐曹保果在离开前悄悄付了5天的房费。

回到飞机上,苏佩给许听云发了微信,“对不起,我上次站了起来。明天早上十点,如果你方便的话,我们在民政局见。”

许听云回答:“佩佩,明天再谈。”

许听云甚至没有改变他的讲话和语气,但苏佩再次表现出强烈的自制力,抑制了多想的期望。

第二天9点,苏佩收到了许听云的短信:“佩佩,我在民政局对面的茶馆等你。我们会谈谈。”

苏佩一见到民政局,就知道自己多愁善感。他带着所有的证件,按照承诺去了那里。

苏佩推门进来了。他一眼就看见许听云,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,笔直地坐着。他在实验室的长期工作环境使他变得又白又干净,还戴了一副金边眼镜。整个人都很优雅。

她慢慢走过去,拉开椅子坐下,看着许听云,等他说话。

许听云看到这个比以前更冷更少说话的苏佩,心里有些苦涩:“佩佩,对不起,但我还是伤害了你。”

苏佩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不错。你想和我谈什么?”

许听云无法理解他旁边那个假装坚强的男人:“佩佩,请不要这样,我看着他感到难过。”

苏佩又喝了一口水:“上次我放你鸽子,我错了。但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分开,你就不必关心我了。”

正当苏佩的话音落下时,许听云突然紧紧地抓住她的手:“佩佩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,我们无法否认。我的这个决定一定伤害了你。对此我真的很抱歉,但目前我希望坚持我的决定。如果你暂时不能接受,我们可以推迟一会儿手续吗?”

苏佩看着许听云紧握的双手,没有少女的娇羞紧张,心里一片平静。也许,这么多年来,她只是习惯了他温柔的关怀,别人自然有权收回别人给予的东西。

她以此为生,发现自己没有挣脱出来,停止了移动。她抬头看着许听云:“我昨晚回家,发现你已经搬出去了。”

许听云有点不自然:“佩佩,公司一直给我提供一间单人宿舍。”

苏佩伸出手说:“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分开,我们就尽快办理手续吧。”

然而,苏佩又被许听云压了下来,坐了下来:“佩佩,别担心,听我说。”

有些人谈论它很无聊,因为他们说得太多了。但是许听云啰嗦,苏佩却耐心地听下去。

佩佩,当我做实验时,我绝对喜欢完成自己。即使我打扫干净,我也不会把它给我的助手。只有当有开始和结束的时候,我才能感到自在。

佩佩,你记得我们以前看过的电影吗?分居的夫妇也可以成为好朋友,因为他们彼此非常了解。从那以后,你仍然是我的家人,但是你已经改变了你的身份。

佩佩,我知道我和这个人有很多问题。我又多话又多毛。请帮我治疗强迫症。如果我看不到你的幸福,我会很不自在。

佩佩,我真的希望你和我幸福。

……

许听云握着苏佩的手,重复着,絮絮叨叨着,停下来发现苏佩在流泪。

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用纸巾帮她擦拭。

他的温柔对待,换取了苏佩更加疯狂的眼泪,压倒了许听云,不得不将苏佩拥入怀中。

苏佩终于放开了自己一次,沉浸在不再属于她的怀抱中。

许听云看着她的胳膊,虽然她很难过,但她只会默默地在苏佩流泪。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但她的思想并没有停留在离婚的想法上。

他是一个固执的人。一旦他决定了一件好事,他必须坚持到底。

但是今天的情况不适合两个人签字。许听云建议改天,但苏佩坚持要办理手续。许听云连续三个月每周出去陪她一天。如果许听云在三个月内有一个交流对象,就没有必要为了避免误解而表演。

许听云同意了。苏佩理解许听云的性格,并达成了口头协议。两人去拿离婚证书。

苏佩拒绝了许听云送他的提议,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过身去。

工作是一种很好的食物,给人们钱,让人们忙得不可开交。苏佩第一次觉得暑假不是福利,但她不允许自己长时间沉浸在坏心情中。

和唐果一起去购物、理发、吃饭和看电影。她没说,唐曹保果也不问,好像是来付钱的。

回到家,从前,两个人的房子突然变得空荡荡的。苏佩去了瑜伽馆。

当我到达瑜伽馆时,我受到了老板的热情接待。我还说她上一个周年的彩票中奖了,可以免费续订一年的会员卡。

苏佩微笑着感谢他。他对爱情感到失望,赌场感到自豪。

第二天,苏佩去了体育馆。过去,她正规的私立教育说她有事请假。她改变了老板冷锋的个人指导。苏佩看着冷锋不恰当的英俊面孔,挑了挑眉毛,没有说话。她只是比以前更加努力地练习。冷锋无法劝阻她,所以在她停下来后,她不得不为她做一些按摩和除酸。

如果其他男人过去离他这么近,苏佩本可以避开他们,但今天他没有力气,只是微笑着说谢谢。

当冷锋看到苏佩不像往常那么冷时,他不停地用手拍着说,“美女,即使你心里有什么悲伤的事,你也不必让自己难堪。你今天做的锻炼比平时多了几倍,你不可能在三到五天内完成。”

苏佩也没有理会,躺在地上死了。冷锋站起来,拿着一杯温水回到苏佩。苏佩接过来,再次感谢他。

苏佩慢慢啜饮着水。他的脑海中记得,当他过去锻炼的时候,人们说这个健身房的主人冷锋很富有,在该省拥有十几个健身房。有传言说,他健身房一半以上的客户都是为了老板的美貌和身材而来,尤其是在开业之初注册会员时,甚至还在努力将他指定为私立教育的女性客户。

苏佩发现自己思绪混乱,咽下最后一口水,向面前英俊的老板道别。冷峰提议给对方添加微信。稍后,健身房还可以邀请苏佩为其会员参加一系列活动。

苏佩记得许听云的饶舌言论,没有拒绝冷锋的提议,也同意对方的微信验证。

离开学还有半个多月,苏佩的日子开始变得规律而单调。

每个周末,我都和许听云一起吃饭,在图书馆呆半天。

从前可以拉手臂,可以靠肩膀,现在回到礼貌的距离。

苏佩感到不舒服,一句话也没说。许听云脾气很好,不焦虑也不恼火。然而,在大约两次会面之后,苏佩突然发现他的协议很有趣。这显然是这场战斗的另一个版本。

周末,许听云主动打电话预约。苏佩拒绝了,说他约好去爬山。

这不是推掉,冷锋最近一直在认真追捕苏佩。他在业余时间经营一家户外俱乐部。他每个周末都不停止活动,爬山、攀岩和徒步旅行。他邀请苏佩加入,苏佩不会拒绝。

失恋的治疗,除了新的爱情,除了时间,还有忙碌,尤其是忙碌的新鲜。

起初,活动大多在周末。慢慢地,冷锋也邀请苏佩参加健身、游泳、饮食和阅读。他还带着他可爱的女儿苏佩去了酒吧。

苏佩第一次去酒吧时,非常克制。她偷偷地把衬衫扣到最上面的扣子。当冷锋发现时,她很开心。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弯腰帮她整理苏佩的衣服,解开最上面的扣子,然后卷起苏佩手中的袖子。

所有这些让苏佩震惊。(作品名称:“前夫是一位绅士”,作者秦牧歌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